返回

叛逆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kuhai.com
     叛逆者 (第1/3页)
    

初春的山野,雾气蒙蒙,稍有寒意。清凉驱走了清晨的倦意,让人神清气爽。弯延的青石台阶被雾气打湿,沾湿了衣摆,白衣磊落,随风摆动,柔软的发稍结上了滴滴晶莹。

霁寒静静看着走在前面,像蝴蝶飞来飞去的丫头,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本无意真带她走,可是这丫头似乎早已算到,一早便候在了在门口。

虽然这几日的相处让霁寒对她并不陌生,可到现在为止还不知她该如何称呼。

“还不知姑娘的芳名,该如何称呼!”霁寒问道。

女子驻足,掩嘴一笑,道:“白雪,公子唤我雪儿吧!”

雪花般轻盈柔软的女子,雪儿说完如蝶般沿着山路翩然而下。

霁寒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总算知道什么叫静若处女,动若脱兔。

熙熙攘攘的瓮城叫买声此起彼伏,二月二眼看就要临近。聪明的商贩摆出了色彩艳丽绣有美丽图案的锦囊,吸引了不少少女的青睐。

霁寒和雪儿的到来无疑给这喧闹的街市增加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少女涵首羞涩,不时的偷偷看观望,让霁寒面色微晕,男子大胆热枕的目光让雪儿尴尬的紧紧靠向霁寒。

突然一女子红着脸颊将手中的香锦塞到霁寒怀中便转身跑开了,愣在原地的霁寒看着绣有喜鹊的锦囊,不知如何是好!身后的雪儿却早已笑弯了腰!

霁寒温和一笑拉起雪儿奔向嫣然居,落下了一路的唏嘘。

旅客满坐的嫣然居内,一队与之不符,官兵打扮之人,拥护着一位身着华服,留有八字胡胖胖的中年男子。

机灵的店小二拉过正要进门的霁寒悄声道“公子您离开着几日,这位大爷天天在这等您,你的马匹我已经帮您照顾好了!”

“多谢小二哥了!”霁寒从腰间取出一颗金豆子交给眉开眼笑的店小二。

“想必这位便是霁寒公子吧!”那中年男人看见霁寒便走过来客气道。

“不知阁下在此等候,所为何事!”霁寒看得出此人虽对自己很不屑,却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礼仪。

“我乃瓮城城主的管家仲离,城主想请公子去做客,已等候多日!公子能否移驾凌云宫!”仲离眼中尽是不满,他这几日在此等的早已不耐烦,今日一见不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更是坦露了满腹的不满。

“那还有劳仲管家带路!”霁寒微微一笑颔首道,他也早想见见这位瓮城城主。

雪儿却在一旁,看着这个胖管家强忍着笑意。

“你留在客栈等我!”霁寒对身旁的雪儿说完便随着仲离离去!

雪儿有些低落,一人来到楼上靠窗的桌子坐下,望着窗外喧闹的街道,叫了一桌的酒菜记在了霁寒账上。

突然宽阔的街道变得拥挤起来,雪儿好奇的倾身向下望去,只见一群少男少女簇拥着一位骑着枣红马身着红衫的男子,雪儿注意到他衣袖和下摆都用金丝绣有怒放的曼珠沙华,火红的发丝在风中飞扬,遮住了他的面容。矫健的马儿高昂着头颅迈着优雅的步伐向这边行进。

火红的光华灼伤了雪儿的眼睛,她微微的眯着双眼,男子身后紧跟的白马上,一蒙着面纱的女子,火红的衣裳勾勒出她的窈窕玲珑,灼灼其华,艳丽夺目。可她周身散发的寒意拒人与千里,一双美目散发着凌利的光芒。让跟随的人不敢过于靠近他们!可这一点也没影响跟随者的热情。人潮涌动,围绕着华丽惊艳的少年!

雪儿收回目光,在椅上伸了伸懒腰,芊芊玉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还是桃花坞的酒纯!”雪儿微红的脸颊如同四月的纷飞的桃花让邻人忍不住侧目!

凌云宫三个烫金大字苍劲有力,运笔洒脱,在阳光下闪着刺目的光泽,不难看出题字之人下笔如有神!

宫殿建在高台之上伏看如凌架与云之上,雕梁画栋,万鸟朝凤,一条苍龙含珠凌与上,气势辉宏,堪比北泽王宫。

  霁寒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淡笑。

  拾阶而上,穿过大殿,走过长廊,便来到别苑内,温泉如柱,人工修遭的溪流环绕院内,腾起妖娆雾气,院内温暖如春,百花争艳,鸟语花香。

  花丛中一女子素颜淡妆,云发如瀑,提着裙脚坐在溪边的青石上,脚裸拨动着水面荡起层层鳞波,一丝淡淡的忧伤如雾,覆盖了明亮的双眼。

  霁寒礼貌的涵首一笑,女子收回心思,看着眼前淡雅如兰的男子,心神一怔,瓮城中怎没发现,有如此俊雅的男子,犹如清风花开,入人心扉!

  城主崔梁一个雍容华贵极尽奢侈,手握重兵,且多疑之人。

  一群舞姬随着丝竹婉转悦耳之音长袖翻飞,舞动着杨柳般的腰肢,尽显曼妙!白玉塌上瓮城王慵懒狡黠如猫般审视着台下磊洛而立的霁寒。

  “霁公子请坐,不必拘谨!”

  霁寒微笑入坐,胖管家识相的退了出去!

  “城主真是好雅兴,霓裳酒熏,佳人如花!”霁寒微笑道。

  “不过只是闲来无事而已,霁公子仪貌不凡,不知霁公子居与何处,师承何家呀!”

  城主一句闲来无事明显回绝了霁寒的嘲讽,瓮城太平无事,人人安居乐业,丰衣足食。我不不饮酒作乐,又能干什么!

  “我乃一介布衣,游山玩水,居无定所,与世无争。先人本是游走商人,有些家业,不想传与我后,也被我挥洒的差不多了!儿时学了些防身之术,略懂些武艺!”霁寒这些话,明显说自己不过只是个纨绔子弟!寄情于山水!

  “霁公子过谦了,听晟儿说,你武艺过人,胆识过人!他对公子很是倾佩,晟儿虽跟随与我不过三年有余,但自他口中所倾佩的人,你是第一个。”霁寒飘渺的回答,让城主无从在追问身世,知道继续追问也是无功。但对霁寒大加赞赏,并显的与余晟亲如父子,对自己也必有所图!

  “城主过奖了,我与余公子不过几面之缘,对他的仪风倾佩不已!城主也是慧眼识人,余公子称城主乃之伯乐!”霁寒淡淡的道,丝毫没有奉承之意。

  城主崔梁虽脸色有些挂不住,不过很有城府的他并没发作,大笑道:“霁公子才智过人,老夫有一事相求,还望公子不要推辞。”

  “城主请讲!”霁寒淡淡道。

  “三日后便是祭祀大典,也是小女兰心的出嫁之日,老夫命薄膝下只此一女,却不想要嫁入遥远的堰城。”崔梁说到此处黯然伤神,眼里满是不舍。

  霁寒不免有些动容,亲情和政治相互矛盾时,只能舍去亲情。婚姻只是砝码用来谋取政治上更大的利益。

  “南熵国虽与本国有君子之约,但却时刻虎视眈眈,老夫想请霁公子能护送嫁车过临江。不知霁公子可愿助我!”

  霁寒若有所思起身道:“城主抬爱,在下功力尚浅,恐不能担此重任!城主还是另觅他人吧!”

  说完霁寒没有停留,直接转身离去!

  如此嚣张的言语举动触怒了隐忍已久的崔梁,阴冷的目光射向渐渐远去的背影。

  藏在的帐后的胖管家此时连忙上前道“此人甚是嚣张,不愿为城主效力,接下来城主打算如何!”

  “查清他的底细,来瓮城的目的,如不能为我用,留在瓮城早晚是患!毁之不惜!”冰冷的语气丝毫没有刚才的热情,阴冷的双眼满是暴戾。


     她开始了疯狂的计划。她搜集了一切有关燕她又花了很大的功夫把这些老茧用药水泡掉小公主紧咬着嘴唇,泪珠在一双大眼睛中转来转去,大大的嘴唇竟被咬出司空晓风道:没有真正经过折磨的,永远不能成大器人与蛇,便在这痛苦中僵持着……突听危崖上又传来一阵人肩,竞是个女子,但身上却只围着几片枯藤树叶结成的叶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